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原

为天地立心,为人类树德,为前人立碑,为后人留传

 
 
 

日志

 
 

姨姨 原创  

2016-11-27 11:4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姨姨

 

         过去我家有一个邻居。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身体不高,但身体驼背,脸上布满了邹纹,看起来已有七十多岁的样子。

         她家和我家有一墙之隔,我小的时候她经常来我家。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儿子去了新疆把家安在了新疆,很少回家。由于一个人独处,她时常感到寂寞时就来我家,和我的祖母一起闲谈。

         家里人让我们称呼她为姨姨,我们从小都这样称呼她,但我仍然觉得这样的称呼有些怪怪的,阿姨,就叫阿姨,小镇上很少有这样称呼的,虽然非亲非故,家里人这样安顿也许更有亲近感,时间长了也就不觉得怎么别扭了。

         姨姨虽然不识字,但她经常给我们讲故事,在我的影像中她有无穷无尽的故事常讲给我们听。

每到秋季生产队的玉米收成的时候,由于我家小孩多,分的玉米也较多,晚上姨姨就来我家帮助家里剥玉米。只要姨姨一来这个时候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那时我就要求姨姨一边帮家里剥玉米一边给我们哥几个讲故事。姨姨的一个故事讲完了,我们还要根据故事中的情节问这问那,问的有时候姨姨也回答不上来,家里的祖母母亲就在一旁插几句,有时候就是对我们没完没了的疑问的责备。如:“就知道刨根问底,还是好好把活干”。这样就会惹的大家一场哄堂大笑。

活是继续干,我们几个小孩子还是缠着姨姨问个不停,一个故事讲完了,就另起头让姨姨再讲一个。那时候家里的玉米堆满了一地,只要姨姨给我们讲故事,就会不觉得瞌睡,到十一二点玉米剥完时,仍然想听姨姨讲故事。有的时候玉米剥完了,但姨姨的故事却没有讲完。我们真舍不得让她走,夜已深了,祖母和母亲就开始劝阻,姨姨说明天晚上接着讲。

姨姨是一个命运坎坷的人,我小的时候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一个人生活,到现在我才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原来姨姨的丈夫在生产队时,那时候“浮夸风”吹得正猛,农村到处在搞大闹钢铁,吃大锅饭。在一次社员会议上姨姨的丈夫说六百斤不够吃。这一下把斗争的矛头指向的姨姨的丈夫,社员们针对他开始开“批斗会”。听说那时的批斗会很可怕,不是进行口头上的批评和教育。而是肉体上要进行攻击和批斗,其中有一种方法叫“炒豌豆”。让批斗对象站在会场中间,其他的积极分子和社员围在四周,然后周围的人一个用力的推过来,一个又用力的推过去。这样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几个来回,场内被批斗者就会被推的六神无主,筋疲力尽。

         除了这种肉体上的折磨外,更使人难以忍受的是精神上的侮辱和折磨。有一些胆小的人这样一场批斗会就会觉得生不如死,有一些说错了话的人就会被吓死。当然我们也听说有一些胆大,耐得住折磨的主儿。听说过去小镇上有这样一个人大会小会不断受批,各种场面都算是过来了。有积极分子的村干部批他时问到:“你为什么要打骂你的女人”?他回答:“我打自己的女人,那是我爱她。你们听见我打的很用劲,其实我是打一个簸箕。”这也是当地的一个笑话而已。

         姨姨的丈夫经不起社员批斗会,被吓的在自己家里自杀了,听说这一天我们南街村就自杀两个人。这样一个二百多人的村子死了两个人,可以想象这是一场多么残忍的“批斗会”。其死者的家属是多么的难受。

人确实可笑,又是那么的可悲,一句话,就因为说了一句话而引来了杀身之祸。“六百斤不够吃”,这是不是事实,有待于人们去论证。那些不明事理的积极分子挑选出最大的玉米向上级反应说“今年我们的粮食长势很好,好到玉米都是这样的大!”这样就可以得到上级的表扬和夸赞,而实际情况怎样呢?就因为说了实话,而使有些不爱听真话的积极分子所不能容忍。更让人感到可悲的是这些利用愚昧无知手段整人的尽然是自己朝昔相处的生产队社员,这是何等的可悲啊!假如这人说的“六百斤不够吃”这句话被上工作人员所认同,给大家提高了粮食分派的指标,同样受益的是广大社员,那时候肯定没有人几下当时提出这句话的人,都觉得这是应该的,这是自己分内的。

自从姨姨失去了亲人后,儿子就去了遥远的新疆,可能他是对此事伤透了心,他再也不愿见到那些逼死自己父亲的积极分子,再也不愿待在这个伤心的地方,才去了远到天边的新疆。于是姨姨就又多了一份苦愁,一份是对死去丈夫的悲悯和思念,一份是对远在天边儿孙的思念的苦愁。姨姨虽然有着这双重的苦愁,但她从来没有流露过,她坚强的活着,但从她饱经风雨的眼神就能看出她内心的凄凉。1982年她终于熬不住了,就象一盏耗尽了油的灯盏灯枯油竭了。

         人确实可笑,更让人觉得可悲,姨姨的不幸,是那个时代的不幸,姨姨的可悲是那个时代的可悲。姨姨去世了这么多年,一想起她当年为我们讲故事的情景,就又使我回想起一个无助瘦弱的农村女人的身影。

 

                                             2016-11-22高原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