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原

为天地立心,为人类树德,为前人立碑,为后人留传

 
 
 

日志

 
 

回声 原创  

2016-11-03 20:1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声

          小镇上村民们把吼秦腔叫唱戏,在生产队的时候很少听说唱戏的事。也许是人们整天要下地劳动,也许是我年龄小的缘故吧?不是小镇上的人们不懂戏,也不是村民中没有人会唱戏,而是人们实在是整天太忙,,没有闲情,也没有心思去琢磨

          小镇上的戏在解放前是很出名的,那时候人口比较少,大概有多千多人的村镇就有三台戏,每到逢年过节三台戏同时演出,那个热闹劲只有当时的人们才能知道。解放后在样板戏盛行的年代,听说小镇上南街村的自拍自演的戏《大闹杨家山》,在市里演出还得到市里领导的好评,并且得了大奖。

          改革开放后,随着分产到户经济搞活政策的春风来,就连封闭孤立的小镇也隐约听到了锣鼓声。在人们心中销声匿迹多年的大戏又开始闪现在了人们眼前。并且在时常有物资交流大会召开,来来往往的商贩云集在了沉寂已久的集市上。

一年中有好多次会戏演出,锣鼓声昼夜响个不停,回荡在小镇的各个角落,那高亢遏云的唱声,那悠扬顿挫的乐曲声翻山越岭。此时候在地里干活的人早已没有心思和精力了,浑身的力量都被锣鼓声的引诱下已力不附体,落下的锄头忘了在举起。无奈中自思,还干什么活,走先看戏去,心里暗自:日月常在,何必忙坏。

         在那时人们才知道了孙存碟,那时的孙存碟在武山县剧团眼丑角戏,还不是很出名,就象荷花探水,刚有了一点头角。孙存碟大概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人的长相比较单瘦,不象现在发福的样子,与以前相比肯定连他自己也会认不出来的。

人们都说武山剧团有一个丑角,虽然名声还没有传到西北五省,可是就已有与众不同或者出类拔萃的表现。他们那时最拿手的戏有《卷席筒》,《窦娥冤》《拾黄金》,这些戏后来都成了他的成名之作。他的演出当时很火,究竟能火到什么程度呢,他的表演说唱逗笑,一举一动都恰到好处能引来人们的笑声。就连不会看戏,在戏场玩耍的孩子,一听说孙存碟上场了,也要静下来咧着嘴来看他出洋相的。在《窦娥冤》中,他演的丑角张驴儿一上场先来几声驴叫引得满场人都捧腹大笑。不论他怎样出丑,观众都觉得他的表演合乎剧情。

孙存碟很快就出名了,并且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当时的工作人员一月的工资是六七十元,可武山剧团给他伍佰元。几年后又从武山县剧团调到市里,又从市里挖到省里,最后又被挖到了西安。他的人生历程也是改革开放来秦腔戏大放光芒的时刻,好钢用在了刀刃上,也正应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是金子在那里都会发光”。

武山县剧团的戏来小镇演出的同时,小镇上经常能看到的是天水县剧团的戏。这个剧团演员的总体能力都不错,最让观众看好的是须生把式段艺斌。同时还有刘海云,柳友亮,旦角周秀英……

        段艺斌那时大概有四十岁左右吧,也正是粘附力壮的时候,他的戏路很多,嗓门好,扮相也不错,尤其唱腔独特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最受观众喜爱的是《放饭》的朱春登,《打镇台》中王震《宝莲灯中刘彦昌《金沙滩》》的杨继业,《葫芦峪》中的诸葛亮。这些戏在他的精心塑造下,把人物使人物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一个好的演员能够把握住观众的心里,他随时就能从观众的心里获得喝彩和掌声,台下观众的心里由台上的演员来掌控,要悲能让观众落泪,要喜能让观众情不自禁。后来小镇上演出了市剧团的戏,市剧团的把式更多,最受人们关注的有净角演员米新洪,丑角演员赵新起旦角严淑琴,须生张淑珍扮演《辕门斩子》中的杨延昭都很出名。

米新洪的大净高亢激昂,声音苍劲凄凉,一字一句能把秦腔独有的美感体现出来,被人们西北五省的名角。他主演的有《斩单童》中的单童,《五台会兄》中的杨五郎,赵新起的丑角戏更是更是一绝,我小时候一次机会和他见过面,他站在我对面不停的做鬼脸,那面部的骨头就像活的一样不住的动。

        时光过得真快,转眼已快三十年了,这些有名的老艺人有的已老的不能演了,有的已相继谢世了。他们这些老艺人到老也没有找到那个继承衣钵的门生,有的人一走,就连同他们一生中精心悟出的戏艺一同带走了,也许这些人致死也会心里不安的。有人还留给人间各种影像传世,可更早的只是在人们传说中可得知,没有给人间留下任何的影像资料,成为了人间之“绝响”,思来真感可惜。

        细想之下,在我们生活中失去的东西太多了,有些事物的删减和取舍不是由人的意志可转移的。就如我们黄土地上的秦腔艺人,他们走了,连同他们煞费苦心创造的技艺一起带走,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无尽的悬念。对于这些人类永远也无法复制,也不可能有人能在这方面企及和超越,也许这就是艺术。这就是所谓的“生活”。                

                                           2016-11-2高原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